薄文廣:西青區吸引北京資源和投資面臨的挑戰和對策
2018-01-04 

 【提要】西青區是我市千億強區,在天津經濟版圖中具有重要地位。但在京津冀協同發展新格局下面臨著吸引北京投資和大項目較少、“雙鐵”優勢未充分發揮、招商引資缺乏系統規劃、項目承接能力不強等新問題和新挑戰。

本報告建議:1、把握北京產業轉移和外擴特點,找準承接的著力點,構建西青統一招商平臺。2、提升“天津南站”的戰略定位,加快周邊載體建設,提升承接北京優質資源的能力。3、整合區內資源,發揮各街鎮優勢,在吸引外部資源的同時激活內部要素。4、精準招商引資目標,明確責任清單,提升招商引智的針對性和有效性。

2016年西青區經濟總量達1125億元,同比增長10.6%,僅次于濱海新區和武清區,經濟體量為我市的第三大區。然而,隨著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的實施,天津的經濟版圖正在發生變化。南開大學課題組調研發現,近三年來,武清、寶坻、北辰等與北京臨近的北部各區乘協同發展之勢,實施了系列新舉措吸引北京的優質資源和項目,通過承接和對接非首都功能疏解引入外部資源,加快自身的轉型發展。西青區將面臨著前有標兵,后有追兵的嚴峻挑戰。

一、西青區吸引北京資源面臨的挑戰

1、吸引北京投資和大項目較少,到位資金居全市后位。

2014-2016年數據顯示,北京投資已占全市吸引內資的三分之一。西青吸引北京資源處于較滯后地位,在全市吸引北京投資中的占比由2014年的3.27%下降到2016年的1.44%,與2016年西青區在全市GDP中占6.29%的地位極不對稱。與同處近郊的東麗和津南相比存在較大差距,而西青的產業基礎、經濟實力、人力資本等,遠強于津南和東麗。

同時,西青區引入的大項目也較少。如2016年北京在津投資單體項目平均投資額為1.75億元,而西青區吸引北京投資單體項目投資額僅為0.49億元,遠低于全市平均水平。

除了引入北京的“硬資源”項目外,一些區也高度重視智力和人才等“軟資源”的引進、共享和合作,如東麗區與清華大學合作構建了多個技術轉化平臺——“清華大學天津高端裝備研究院”、“清華大學汽車工程系天津智能網聯汽車產業研究院”、“清華大學天津電子信息研究院”等。

2、“雙鐵”的集聚吸納優勢遠未得到充分釋放。

高鐵在京津聯動發展中具有重要作用。天津南站和地鐵三號線終點站是高鐵和地鐵交匯區,是集聚吸納要素和人口的重要載體。高鐵始發頻次和數量近武清城際站的2倍,但“雙鐵”的集聚吸納優勢遠未充分釋放。雖然西青區也把南站作為科技商務區甚至重要的輔城進行打造,但南站更多處于規劃階段,建設和實施均沒有大規模開始,南站的“雙鐵”最大優勢對相關產業和經濟的促進作用遠未發揮。

值得重視和借鑒的是,京津城際武清站的開通為該區的快速發展發揮了至關重要作用。武清圍繞城際打造了一個現代化的商貿、旅游、地產相互融合發展的經濟圈。寶坻也憑借京唐、京濱和津承三條高鐵交匯的規劃(盡管還未開通仍在規劃階段),利用各種媒體資源加大宣傳,提高自身的影響力,在吸引北京項目和投資方面起了重要作用。

3、吸引北京資源缺乏系統規劃,街鎮功能區單打獨斗。

街鎮經濟實力較強是西青發展不同于其它區縣的重要特征。在承接首都功能疏解和吸引北京資源方面,街鎮各功能區“個體式”招商引資是遠遠不夠的,需要進行資源整合和系統規劃,避免區域內部和街鎮之間的“引資內耗”。同時,街鎮功能區單打獨斗式招商也不利于形成區內的產業和功能集聚,不利于大項目的落地。相反,武清和寶坻已初步形成了“集團化的統一招商模式”,兩區均有上百人集中進行功能對接和招商引資工作。

此外,西青對非首都核心功能疏解的關注和追蹤不夠,對可能外移或外拓的一些企業和機構的相關信息的搜集和分析還較滯后,更多屬于被動等待北京投資上門的階段,利用社會化和專業化招商平臺和組織進行招商引資也較少,因而導致吸引北京投資的成效較低。

4、承接非首都功能的途徑較少,項目承接能力不強。

為加快京津冀創新共同體建設,聚集一批研發機構和創新載體,天津規劃建設武清、寶坻、北辰、東麗等協同創新社區,來自北京的近千家科技型企業在這些創新社區中集聚。各創新社區在承接北京產業外移和對接首都功能探索出不少行之有效的方法,如平臺模式、項目模式、對接模式、借殼模式、共建模式、融合模式等。而西青的承接招數是相對較少,承接大項目時缺乏精準性及圍繞重點項目或借龍頭企業和品牌的授權處延長產業鏈的措施,招引“高精尖”的小項目時缺乏政府高效服務、商業和人才配套等軟環境的圈層氛圍和跟進服務。

隨著北京非首都核心功能疏解進程日益加快,位于京津雙城聯動發展前沿的武清、寶坻等區借助獨特的區位優勢,形成了吸引北京優質資源和項目的強勁勢頭。它們借助土地資源相對充裕的優勢加大招商引資力度外,提升本區企業和機構的承接和對接能力。而西青土地供應有限,土地成本遠超過遠郊的武清和寶坻等,加之西青大多由街鎮各自開發和建設,缺乏全區層面的統籌,即使是大項目、好項目也面臨著難以落地的實際困難。

二、提升西青吸引北京資源的對策建議


1、把握北京產業轉移和外擴特點,找準承接的著力點, 構建西青統一招商平臺。

西青要準確把握北京轉移產業、外移市場、騰退空間、外疏功能、搬遷機關的機遇,把握不同產業轉移的差異化需求,加大對可能轉移出北京一些科研機構及院所等專業化服務業招商引資強度,找準服務和承接的環節和著力點。應在深度調研基礎上制定針對北京產業和機構的招商圖,找準承接和對接的著力點。針對當前招商引資中各銜鎮各自為戰的格局,應整合區內招商引資隊伍,構架統一的全區招商平臺,統一發聲,加大對北京資源的吸引力度。一方面,采取差異化招商謀略,對國外內知名大企業和科研機構采用一對一的精準招商和專項配套,對一些初創期高新技術類中小企業,則采取與相關產業運營平臺合作的方式。另一方面,應創新招商途徑,發揮各類社會化中介組織和第三方平臺的優勢,拓展招引外部資源的網絡。如在科技創新、“互聯網+”等新興產業或業態上,可借助清華控股、北大方正等高校系、華夏幸福基業、聯動U谷等地產系、北科建集團、首創置業等國資系專業化產業運營平臺;又如在吸引成長性強的中小企業時,借力掌握企業經營信息的四大注冊會計師事務所等。

2、提升“天津南站”的戰略定位,加快周邊載體建設,提升承接北京優質資源的能力。

天津南站作為京滬高鐵上的樞紐站,每天有上千人次的高端商務和商業人流進出,是極具潛力的經濟增長點。目前南站主要是由張家窩來負責具體規劃和建設,且依然處于路網建設階段,至今還沒有一筆北京投資真正落地,車站規劃還是配套的商務樓宇建設處于嚴重滯后局面,大大影響南站高鐵經濟的充分發揮。而武清充分利用車次遠不如南站的城際站建設的佛羅倫薩小鎮2016年銷售額已達36億元,位居全國第二,且仍以20%的年增幅成長。

南站是天津市確定的“1+11”個對接北京產業轉移的承接平臺,應舉全區之力提升和完善南站規劃,提升天津南站的戰略定位,發揮南站“雙鐵”(高鐵和地鐵)承接平臺的作用,將其打造成天津西部區域新增長極。同時,不失時機地爭取我市將京滬高鐵第二通道天津始發站放在南站區域。

應聘請國內外知名規劃機構對南站規劃及定位重新進行梳理和謀劃,加快載體建設。在全區層面統籌開發土地資源,在完善“硬”基礎設施的同時,加快推出政府公屋、公共定制(通用)廠房等能為落戶企業降低成本的舉措。同時,也加快醫療、教育等社會軟環境建設,在中小學教育方面有突破,如通過與中心城區知名學校聯合辦學等方式,提高中小學的水平,提升人才的吸引力。

3、創新機制、整合區內資源,發揮各街鎮優勢,在吸引外部資源的同時激活內部要素。

近年來西青經濟的快速發展得益于街鎮的主動性和積極性,如大寺、中北、張家窩等所轄街鎮正是抓住了中心城區外溢的契機,使街鎮優勢較充分地發揮了出來。應把握京津冀地協同發展的機遇,進一步發揮街鎮的比較優勢,通過整合資源、創新機制來延長產業鏈條,提升發展水平。同時還應根據西青自身的產業基礎和企業結構特點,實施差異化招商戰略。除北京資源外,還應拓寬視野,把吸引廣東及非京籍產業入區作為重點之一,最終形成多元投資的結構。

楊柳青鎮作為旅游重點發展區存在著旅游未成鏈、停留時間較短,對地方經濟帶動性較弱的問題,同時土地緊張和載體缺失也是其發展的瓶頸之一。而臨近的辛口則有土地和農業資源豐富優勢。應利用南運河積極整合楊柳青和辛口各自優勢,深化西青文化資源挖掘,突破街鎮界限,通過與知名旅游企業戰略合作的途徑,加快旅游與地產、商業、文化、農業等相關業態的結合,把農業與觀光、旅游、養老、休閑、培訓、體驗等多種業態疊加起來,走“大旅游”發展之路。

西青開發區是產業集聚高地,但發展空間面臨飽和。應加大全區統籌,爭取上級相關部門支持,加快王穩莊和開發區的利益協同,抓緊實現西青開發區二期擴區的建設步伐,把其作為吸引北京戰略新興產業和高端制造業的主戰場。

通過引進北京優質資源和好項目激活內部要素并推動自身機制創新,使招商引資與本地主體進行無縫的培育對接,打造雙贏。想方設法通過引進首都優質資源和項目將張家窩的高鐵地鐵資源和精武高教資源激活,讓區位優、資源特、成本低等潛在優勢轉化為現實優勢。

4、精準招商引資目標,明確責任清單,提升招商引智的針對性和有效性。

把握北京央企和總部新一輪結構調整和投資布局,加大招商引資力度,引進一批龍頭企業和配套企業以及高水平創新型企業。區街鎮招商引資部門在精準承接和對接目標的同時,要明確招商實施方案與指標,將招商責任與指標層層分解落實,樹立全局一盤棋的思想,實現由“多元招商”向“精準招商”、“項目招商”向“產業鏈招商”、“招商引資”向“招商引智”的轉變。

2016年我市吸引北京投資占吸引內資的37.7%,而來自北京的投資又集中于新材料,新能源等戰略新興產業和房地產、金融、科技信息等服務業。西青區的優勢在于以開發區為基礎制造業集聚,而服務業特別是現代服務業發展路數和經驗不多。在招引北京資源時,除了吸引高端制造業的大項目外,不宜過多承接占地面積大、單位稅收較低的一般制造業項目而應將招商的重點放在高、精、尖的新興制造業和生產性服務業。同時應完善對企業的全程追蹤服務,以便捷、高效的服務打造“西青效率”和“西青口碑”。

另一方面,應積極探索京津產業協同的新路徑、新形態、新模式,實現產業的深度對接和功能的有效互補。如平臺模式(通過搭建和整合交易或服務網絡來促成協同)、項目模式(圍繞重點項目開展合作)、對接模式(兩方將相關業務異地鏈接、共同發展)、借殼模式(借龍頭企業和品牌的授權和市場網絡,做強自身產業和功能)、共建模式(以各自優勢補對方短板,實現合作共贏)、吸納模式(憑借政策新、服務優、生態好的優勢吸引外部資源集聚)等。

薄文廣 南開大學區域發展研究中心 主任
西青區張家窩鎮副鎮長(掛職)

南開經濟調查 | 知中國服務中國
聯系我們或尋求合作,可發送郵件至 info#nkear.com(發送時請將#改為@)
啪嗒啪嗒高清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