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剛:將天津打造成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
2018-05-10 

中國的智能經濟起步于2005年左右,2010年進入快速發展期,短短六七年間,通過向其他產業滲透,不斷催化新技術、新產品、新業態和新模式,逐漸改變著人們衣食住行等生活方式。發展智能經濟已然成為當下中國乃至全球經濟轉型發展不可逆轉的趨勢。就新一代智能科技和智能經濟目前發展的情況,津云新聞記者特別采訪了南開大學經濟研究所所長、中國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戰略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劉剛教授。

中國智能科技和產業的發展內生于經濟轉型升級

記者:中國智能科技和經濟發展有什么特色?

劉剛:自主創新是中國智能科技和經濟發展最大的特色。這一次中國智能經濟的發展跟前期工業化發展完全不一樣,過去我們以“引進”為主,技術幾乎全靠引進;而這一次是以“自主創新”為主,不是沒有引進,但并不依賴技術引進,而是開放式創新。比如在一些算法技術,芯片開發,操作系統設計等領域,都是開放式創新的結果,這是中國智能經濟發展的一個最大特點。

為什么說是自主創新為主,因為牽引智能科技創新和產業發展的需求是內生的,來自中國經濟轉型和升級。我們概括為智能化需求,經濟的智能化需求源自于三個方面。一是中國互聯網發展本身的需求。例如,在人工智能技術創新上,百度走在前列。為什么是百度,因為智能科技創新首先出現在搜索引擎的智能化領域。進入移動互聯網時代,以App的運用為導向,手機App提供不僅是信息和知識,更重要的是服務。在提供更好體驗服務的過程中,產生了智能化需求。同時,還是城市的監控網絡,為了更加準確和有效地管理好城市的交通,同樣需要大量智能化;二是中國制造業轉型需要智能化。早在2005年,中國制造業就已經遭遇到瓶頸。隨著消費結構的升級,制造業從大規模生產向滿足消費者個性化和多樣化需求的小批量定制生產的過程中,需要設備的智能化,例如,無人工廠和新零售業,是實體經濟智能化的代表。再例如,交通出行中的共享單車,同樣改變了自行車的制造和生產。中國實體經濟以及中國經濟本身轉型的智能化需求,從制造業到服務業,再到人們的生產和生活都需要智能化;三是資源、環境和勞動力短缺。例如,在制造業轉型升級過程中,產生了機器替代勞動力的需求。這在東莞尤其明顯,智能工廠出現的直接動因就是節省勞動力,減少勞動力成本對于企業的發展至關重要。

不同于之前的工業化轉型,中國智能科技和經濟的發展內生于中國經濟轉型過程中所創造的智能化需求,而這個智能化需求是依靠自主創新建立起來的。

中國將可能成為“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引領者

記者:中國智能經濟在世界處于什么地位?

劉剛:目前在世界范圍,智能經濟領域美國排第一,中國排第二,其次是日本、英國、法國、澳大利亞、以色列、印度。其中中國和美國所占的比重非常大,達到65%。美國智能經濟在1995年就開始起步了,2000年進入快速發展期,2010年進入平穩發展期,而中國智能經濟2000年左右才開始啟動,2010年進入快速發展期,雖然起步晚了五年,但是中國智能經濟的發展速度卻很快。

中國和美國是智能經濟領域的“雙雄”,兩國之間實際上形成了一種競爭與合作的格局,或者是說以“雙雄”為領導的全球智能經濟發展格局。

中國內生的智能化需求導致了中國在數據生態發展上的優勢。據2018年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第41次發布的《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統計,中國的網民已經達到7.72億,而手機網民已經高達7.53億,占比高達97.5%。2.21億人使用共享單車。在互聯網,尤其是移動互聯網的發展中會產生大量數據,中國肯定是走在世界前列的。如此龐大的數據生態,會促進產生成熟算法,進而推動智能芯片的開發和操作系統的更新。因此,我們可以猜想:中國的數據生態優勢會帶來算法優勢,進而帶來芯片設計優勢和操作系統優勢,最終帶來整個中國的創新生態和產業發展優勢。在這個過程中,芯片業的龍頭可能不再是現在某些企業,而是中國的企業。同樣的事情可能發生在操作系統領域。可以預測,在智能科技和產業領域,中國會產生一批世界頂尖企業,就像20年前,沒有人能夠預測中國的一個民營企業吉利能夠收購沃爾沃。在第四次工業革命的發生和發展過程中,中國不再是簡單的跟隨者,而可能成為并跑者,甚至是引領者。

記者:目前新生的智能企業有何特點?

劉剛:第一,中國智能經濟的中堅力量是一批平臺企業,大大小小的平臺企業成為主導,比如阿里巴巴、百度、騰訊、科大訊飛等,都是數據平臺或開放創新平臺;第二,從產業層次上看,一批處在基礎層和技術層的企業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專注于智能芯片、關鍵硬件和操作系統的開發,比如中科寒武紀、商湯科技、中天微系統、海康威視等,從事人工智能關鍵技術的開發;第三,是大量的位于應用層次的企業,它們依托平臺企業,把基礎層和技術層開發的技術應用到各個領域。這類企業廣泛分布在智能制造、智能汽車、新零售、智慧農業等具體領域,大致有17個領域。在智能企業中,大約有77%的中國企業都分布在應用層,相對美國,我們在應用層的企業比例更高。

同時,在智能經濟的發展中,包括新創企業在內的科技型中小企業同樣發揮著非常重要的作用。某種意義上說,智能經濟屬于典型的創業經濟。與一般的創業經濟不同,智能經濟中的創業企業和中小企業都與平臺密切聯系,由平臺賦能。因此,應用層的企業數量多,不意味著沒有效率。

將天津打造成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

記者:為了應對新的經濟轉型,天津未來該怎么做?

劉剛:天津經濟未來轉型的動力就是數字化和智能化,智能經濟的研發轉化基地就是科技創新中心,因此天津應該大膽地提出打造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重點就是推動天津經濟的數字化和智能化。未來的世界經濟中心一定是數字化和智能化的,例如,英國倫敦不再是傳統意義的全球金融中心,而是科技創新中心,尤其是在科技金融的發展上,走在了世界的前列。能夠使倫敦超過紐約再次成為全球金融中心的,是數字化和智能化科技創新。

天津經濟的數字化和智能化,不要僅限于“智能制造”領域。盡管智能制造很重要,但是制造業智能化的速度明顯滯后于服務業,因為制造業是一個更成熟的系統,智能化的過程更加復雜和緩慢。制造業總是將穩定性放在首位,在面臨新技術的引進時優先考慮的品質控制和成本問題。天津應該打造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重心就是推進整個經濟的數字化和智能化。

記者:政府如何助力智能經濟的發展?

劉剛:一要加快平臺企業的引進,進而由平臺去引進開發者資源;二要增強服務意識,政府要做“店小二”,要增強服務,拋棄官本位的思維方式,切實服務好企業。淘寶的店主就是“店小二”,服務好淘寶的每個商戶。杭州政府說,我是“店小二”,服務好阿里巴巴。“店小二”的核心思維是服務好客戶,企業需要什么,我服務什么,而不是我有什么服務,企業才能享受什么服務。提供服務的出發點是企業。

記者:智能經濟對全民創業有何影響?

劉剛:智能經濟是典型的創業經濟,互聯網經濟屬于實體經濟。智能經濟時代的創業模式是,平臺企業將數據、技術和開發工具賦能給中小企業和創業企業,中小企業和創業企業開發市場。同時,在中小企業和創業企業發展過程中,反過來再將數據賦能給平臺企業,構成一個相互賦能的創新生態系統。

(津云新聞記者 喻滿意 高欣然)

南開經濟調查 | 知中國服務中國
聯系我們或尋求合作,可發送郵件至 info#nkear.com(發送時請將#改為@)
啪嗒啪嗒高清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