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智能經濟發展的“隱秩序”
2018-05-17 

在智能科技和產業的發展上,中國不再是一個跟隨者,而正在努力成為引領者。基于實地調研和大數據分析,尤其是對創新生態系統中的關系數據的分析,《新一代人工智能科技驅動的智能產業發展》專題研究報告揭示了中國智能經濟發展內生于經濟轉型和升級內在需求的“隱秩序”。作為中國智能經濟發展內在邏輯的“隱秩序”,集中表現為在適應經濟智能化需求過程中多元創新主體如何聯系和互動的規則和方式。

以平臺為主導的創新生態系統通過數字化和智能化賦能,推動智能科技與經濟和社會的融合發展,不僅催生出新技術、新產品、新業態和新模式,而且引發了一系列組織和制度變革,成為中國智能經濟發展的主導者。在發展過程中,平臺已經從單純的交易平臺和創新型企業進化為包括若干子平臺在內的相互嵌套的創新生態系統。由平臺主導的創新生態系統涌現出的“平臺+賦能+開發者”新型孵化組織和模式,加速了智能科技與經濟和社會的融合。從2012年開始,隨著包括阿里巴巴、騰訊和百度在內的互聯網平臺在人工智能領域的投資和布局,基于數據生態搭建起了系列人工智能開放創新平臺,為中國智能科技創新和經濟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智能科技的應用和發展將進一步把更為廣泛的服務和制造納入到平臺主導的創新生態系統之中。

對智能經濟生態系統企業主體的分析發現,包括創始人、聯合創始人和技術高管在內中國智能企業發展中的核心人力資本近四分之三是來自于國內的企業、大學和科研院所。四分之一有過在國外大學、科研院所、研發機構和企業的學習和工作經歷。在這一輪科技和產業革命中,中國本土的人才環境正在成為促進智能科技和經濟興起的人才資源沃土。同時值得關注的是,開放式創新環境下,跨國公司在中國設立的公司和研究院,例如摩托羅拉、英特爾和微軟等,在中國智能經濟核心人力資本的培養上均做出了重要貢獻。

對人工智能技術的分析發現,無論從技術輸入還是從賦能關系看,中國智能經濟發展的技術來源都是以國內為主。相比技術賦能關系來說,技術輸入關系的國外占比較高,這說明中國智能經濟對國外技術具有較強的依賴度,尤其是關鍵和基礎技術領域與國外企業存在著差距。

作為復雜適應系統,中國智能經濟的發展是多元創新主體互動和協同的結果。除了智能企業,構成智能經濟的創新主體還包括大學、非大學科研機構、投資者、鏈接者和政府在內的其他組織和機構。多元主體的互動和協同,共同推動著中國智能科技和產業的發展。

在智能產業的關鍵投資者中,不僅包括投資機構,而且包括非投資機構。無論是投資機構還是非投資機構,都加速了中國智能科技和經濟的發展速度。但相比以投資回報為目的的專業投資機構,包括阿里巴巴、騰訊、百度和科大訊飛四大平臺在內的智能經濟非投資者在主動尋找和組織創新生態系統的技術群落的過程中,極大地帶動和促進了中國智能經濟的發展。

在智能經濟的發展中,作為鏈接者的人工智能會議和產業聯盟發揮著“信息通路”和“結構洞”的作用。高水平會議,尤其是國際性會議的召開,推動了多元創新主體的知識和技術交流。而產業聯盟則更多地承擔著政產學研協同創新的功能。

從地方政府出臺政策的實際情況看,各地方發展人工智能產業不僅是對國家戰略的響應,而且是對產業發展內在需求的響應。在全國31個省市自治區中,先后有18個省市自治區出臺了促進人工智能發展方面的相關政策。地方政府政策的出臺和專業產業園區的規劃建設,更多地表現為對當地智能企業和產業發展實際需求的積極響應。

對中國智能經濟發展“隱秩序”的揭示,回答了中國智能經濟興起和發展的主導邏輯,為中國進一步發展智能科技和智能經濟的政策制定提供了決策依據,為繼續推進國家創新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提供了重要抓手。


中國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戰略研究院
南開大學經濟研究所
2018年5月15日


南開經濟調查 | 知中國服務中國
聯系我們或尋求合作,可發送郵件至 info#nkear.com(發送時請將#改為@)
啪嗒啪嗒高清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