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智能經濟發展中的“極化”和“擴散”機制
2018-05-17 

《新一代人工智能科技驅動的智能產業發展》研究報告對408家智能企業樣本的分析表明,中國智能科技和經濟的發展表現出明顯的“極化”趨勢。“極化”首先表現為區域的集聚,尤其是智能經濟在東部沿海地區的京津冀、長三角和珠三角地區的熱點城市的集聚。智能科技和經濟在新型創新區“極化”的同時,通過平臺主導的創新生態系統的擴張和新型孵化組織的異地發展,持續向其他地區“擴散”。

與傳統的工業園區和高科技園區不同,智能科技和經濟發展依托的是新型創新區。新型創新區往往分布在大城市的中心區和次中心區,是包括平臺企業、創新型企業、新創企業、大學、科研院所、新型研發機構、投資者、鏈接者和其他組織機構在內的多元創新主體協同發展的創新聚集區。在408家智能企業樣本中,179家分布在北京、65家在上海、48家在深圳、32家在杭州。即使在熱點城市,智能企業同樣集聚在特定區域,形成若干新型創新區,例如,北京的海淀區、深圳的南山區和杭州的余杭區。

智能科技和經濟在新型創新區“極化”的同時,通過平臺主導的創新生態系統的擴張和新型孵化組織的異地發展,持續向其他地區“擴散”。與工業經濟不同,基于數據生態的平臺企業是智能經濟的主導者。基于平臺的數據是實時在線和可共享的數據,良好的數據生態使計算和智能成為提高資源配置效率的關鍵要素。作為數據生態的主導者,開放創新平臺在進化過程中所形成的創新生態系統擁有強大的賦能能力,通過“平臺+賦能+開發者”新組織模式,加速了占優的主導技術群落的創新和擴散。作為“平臺+賦能+開發者”的組織方式的典型代表,新型孵化組織構成了智能科技和經濟創新生態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包括云棲大會、淘富成真和硬蛋科技在內的新型孵化組織的異地發展和擴散,進一步加速了智能科技的應用落地和商業化。


中國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戰略研究院
南開大學經濟研究所
2018年5月15日


南開經濟調查 | 知中國服務中國
聯系我們或尋求合作,可發送郵件至 info#nkear.com(發送時請將#改為@)
啪嗒啪嗒高清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