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立群:天津經濟發展需從要素驅動向創新驅動轉型
2016-12-11 原創 編輯李贏匯


南開大學濱海開發研究院、常務副院長周立群教授就“京津冀協同發展新進展”作主題演講

南開經濟調查消息:12月10日,由南開大學濱海開發研究院主辦的第二屆企業家培訓共享論壇年會舉辦。年會上,南開大學濱海開發研究院、常務副院長周立群教授就“京津冀協同發展新進展”作了主題演講,深入解析北京、天津、河北在“京津冀協同發展”中的政策、文化及經濟合作與發展等。

周立群談到,天津屬于后發城市,但正處于高速成長期,經濟特征呈現“三高”,即高投資、高增長、高集聚。從2008年濱海新區的開發開放開始,天津的固定資產投資每年增加一千億,帶動了企業、人口、生產要素的集中,天津的經濟發展需從要素驅動向創新驅動轉型。

周立群認為,“三高”讓天津和周邊城市相比有四大優勢:可借助增量投資調整和優化自己的經濟結構;工業拉動經濟高增長,經濟增長可鼓勵金融創新、為服務業發展奠定基礎;經濟的高投資、高增長為吸引內外資提供了有利條件;高增長、高集聚為拉動就業、集聚人口提供了機會。

同時,周立群指出,目前天津經濟發展也面臨著若干瓶頸:經濟發展主要依靠工業,但天津地區的水、原料、土地等資源格外短缺,導致資源、環境對工業的約束日益增大;高投資主要為政府主導型,因此投資的可持續性和投融資的風險較大;天津今年城鄉居民收入增速從未超過GDP增速,二者也未同步,導致百姓對經濟發展的滿意度低;巨大的產業規模會否帶來產能過剩或利潤下滑的風險。

以下為周立群演講實錄,由云何數據速錄并校對整理:

視頻加載中

 

近三年來,國家出臺了三項國家重大戰略,分別是“一帶一路”、“長江經濟帶建設”和“京津冀協同發展”三大戰略。“京津冀協同發展”作為目前推進的最快的戰略之一,又發生在我們生活圈子里,我們先來看政治局的三次會議。

2014年2月26日準政治局會議,專題研討京津冀的協同發展,會議由習近平主持并做重要講話,張高麗、王滬寧等政治局委員參與會議。會議上,京津冀三省市的書記匯報發言,這三個省的書記中又有兩個同時作為政治局委員,因此國際媒體報道稱之為準政治局會議,為了顯示其重要性,這次會議標志了京津冀的協同發展開始啟動。僅過了一年,政治局審議通過了《京津冀協同發展規劃綱要》,我國用一年時間將一個重大戰略布局完成。規劃綱要戰略中,特別突出戰略的核心是有序疏解北京的非首都功能。

在今年,政治局又一次召開會議圍繞疏解北京的非首都功能、北京城市服務中心的布局做了研究。三次會議顯示出問題的重要性,天津市委書記在兩個多月前更替,新任市委書記到任的第一個月就帶隊去北京,專門落實京津冀協同發展,第二個月帶隊去河北,就津冀之間的合作進行部署。在天津講到的五大戰略也好、七大戰略也好、三大戰略也好,京津冀協同發展始終擺在首位,以上就是我說的第一個問題。

那我們再進一步看,分別圍繞這個圈解析這幾年京津冀協同發展的發生,我們對它做一診斷。

北京具有政治功能、文化功能和國際交往功能。就經濟方面來說,它是一個科技創新的高地,它的未來目標要打造成世界科技創新高地,那我們分析下北京的整體產業結構。大家看,2015年北京的第二產業比重達到19%,到今年9月份這個比重進一步下降。它的主要產業都是第三產業,占到79.8%,到今年上半年已經超過80%。

隨著北京首都功能的疏減,北京第二產業特別是制造業的比重會進一步降低,這是一個必然趨勢,而它的服務業功能主要有三大板塊組成,第一個板塊就是金融,金融信息的發布、金融政策的制定,包括很多金融總部都在北京;第二大板塊是科技,這里包括科技的研發也包括廣義的教育等;第三大板塊是商貿,因此在這邊看能看出這三個板塊是服務業中間的三個主要部分。

天津和北京的合作以及產業對接主要集中在這三個板塊,我們再往下看,北京同時又是一個總部支部,它的總部分為五大類,從經濟的總部來說就是世界五百強,它在四年前就已經超過了東京這個總部數量很多。從廣義的總部來說它包括國家部委機關,科研院所、文化機構、大學的總部、商貿總部也在北京,還包括很多國際組織的總部也在北京。從這個意義上說,它這個體系結構中間總部是一個重要特征,這就又引出“天津如何對接和服務總部”這個命題。

那么我們接著往下看,北京的發展定位決定它的產業機構結構會往上移,精準的對準高精尖產業,這是我們分析的北京。我們再看北京的問題,北京的人口已經遠遠超過了原來的規劃目標,現在到了2100多萬,人口的密度以及機動車的保有量,也正因為這個原因,北京的人口密度很高,因為房價不斷提升,而且人口密度中間又特別突出的是北京的中心城區,也就是城六區,城六區中的海淀區和朝陽區人口都在350萬以上,并且都是常住人口,我們注意這個特點這是這次首都的非首都功能疏解的主要內容。

我們再看天津,天津就是我們自己家的事情,我們就在這工作、學習我們還不了解天津嗎?我們現在來看天津內在的東西。

天津這個城市和其它城市不一樣,在中國是個很特殊的城市,它在中國屬于一個后發城市,我們不要說比北京,深圳、蘇州、杭州都比天津晚,可是今天天津正處于一個比較快速成長期,因此天津的經濟規律的一個典型特征就是三高,高投資、高增長和高集聚。這是我的概括,光靠這個概括可不行,我們要看數字。我們先看它的高投資和高增長,從2008年濱海新區的開發開放開始,天津固定資產投資每年增加1千億,我們不管它是民資、還是外資還是國有資本,大量資本往這投,帶動了要素往這集中,正因為是高投資,大家看它的經濟增長在全國,特別是東部沿海地區一直在前面,那就是高投資、高增長,這個結論不為過,它的現實就是這樣。

與此帶來的就是要素高集聚,那就是企業、產業、生產以及人口往這個地方集中,人口是從2001年-2015年天津常住人口每年增加接近50萬,其中80%是外來人口,那還有自然生長,我們后來要和北京做比較,北京從去年開始人口的增幅下來了,去年增加36萬,今年一直到2020年中央確定限定目標是人口增長每年25萬,這包括它自己出生的,也包括外來的。而天津在今后五年中,我們預測年常住人口每年增長50萬,正好是北京的兩倍,我們注意這個特點,有事實依據在這里。

由于天津高增長、高投資、高集聚,它整體有四個優勢,尤其是和周邊城市相比。第一個優勢就是靠借助增量的投資調整和優化自己的結構;第二個優勢是高增長主要是靠工業拉動的,它要靠增長鼓勵金融創新和為服務業的發展奠定基礎;第三個是高投資高增長,這個地區相對較火,因此它就為吸引內資和外資提供的條件就多了,今年1-9月份天津吸引的外資到位的資金數量超過遼寧省也超過吉林省;最后一個是高集聚高增長,為拉動就業、集聚人口提供了一些機會,這是我們對天津的分析。

從天津自身的發展來看是高增長,大家看這是中國大陸副省級城市,我們把濱海新區把它塞到里面它排第十位,就這一個區的經濟總量已經遠遠超過了沈陽、大連、無錫、寧波等城市,去年是因為不安全的事故發生了,發生了爆炸,如果沒發生爆炸則會遠遠超過青島和南京。

天津目前發展遇到四個瓶頸。

第一個問題是因為它的發展主要靠工業,因此它的資源環境的約束日益增大。水資源短缺,燃料短缺、土地短缺問題格外突出。由于快速生長,我們現在冬天的供熱系統不燒煤了,新的供熱系統在津南,但是它是燒氣的,但是我們本地沒有氣,不能充足維持供熱系統,部分的地方供熱依然燒煤。水資源的短缺則不用說,其它資源中土地也越來越少了,很多好的項目到這落不了地,德國大眾在南港簽了4平方公里土地,簽了之后又挪到了寧河,正是因為這個原因。

今年8月份國務院對全國的土地規劃進行調整,土地規劃是以前就定的,在調整中北京縮小耕地、基本農田、建設用地,這么大片的土地都縮減改成生態用地,這是北京。但天津不是這樣,天津是耕地縮小,都是城市不需要種這么多糧食,基本農地也縮小,但是建設用地略增,為什么要略增?我們面臨的問題以及就北京的布局做了一個制造研發基地,作為工業占地。等正式文件提出來,北京地會更緊張,處于功能的疏減地就騰出來了。

第二個問題是因為天津高投資主要是政府主導出來的,它靠很多大項目,很多中央的企業也包括政府的擔保,因此投融資的風險就加大了,我們現在的城投債在全國前列。

第三個問題是天津目前在國內可比較的城市中是末位的,GDP增長原來在10%以上,現在是9.1%,可是城鄉居民收入增長一直在8.6%至8.7%這條線上,從未超過這條線,城鄉居民收入和GDP增長沒有同步,而這一點其它城市都已經做到了,像北京的經濟增幅才百分之六點幾,城鄉居民收入7%以上,正因為這個原因天津的老百姓不滿意,經濟GDP這么增長,我的收入沒增長,這也是要破解的難題。

這么的大的規模是否帶來產能過剩和利潤下滑的風險,這是天津的發展的第四個問題。而這四大問題就提出是一個根本性的命題,天津可能由原來的三高,高增長、高集聚、高投資靠要素投資拉動增長、創新驅動轉化,不轉化永遠破解不了四大問題,以上是我們解析的天津是一個側面。

我們再看河北,河北環抱北京和天津,它是這個區域生態環境的支撐區,也是天津和北京的水源地和生態環境的支撐區。

河北省自身發展有四大問題。第一大問題是京津冀三地發展不平衡,北京和天津算兩大高地,河北一片荒地落差較大,這個和長三角、珠三角的城市群比較起來是很突出的差異;第二個問題是長期以來北京和天津對河北的吸納風氣大于對它的擴散,錢吸走了,人才吸走了,機構吸走了;第三個問題是河北區整個生態環境的支撐區,要支撐這個環境,河北的小水泥廠、小玻璃廠、小化工廠就得關閉,轉型升級壓力十分之大,這是河北面臨的問題。

我們國家的貧困縣主要都集中在中部和西部地區,東部沒有,只留下了一個據點就是河北,而且數量很多,你看在江蘇、浙江、廣東這些省哪兒有貧困縣?中央文件中表述的河北貧困縣,大家一看也就一目了然,承載力超限、過度緊張、嚴重超載、河段干枯,污染嚴重、流失嚴重、不堪重負都是用這種表述了,中國文字上的表述都已經到了極限了。

因此無論是人和自然的關系還是生態環境這些關系都成為一個最迫切、最嚴重的區域。這次京津冀協同發展一定要破解這個難題。以上是我們對京津冀各自做了一個剖析,還是個簡潔的盡管不是全面的,那現在我們進入另一個問題,這次規劃對京津冀怎么定位的?將來發展趨向如何?這個藍圖也基本精細了,大家隨著我看。

我們主要從經濟角度說,北京主要還是科技創新主題,天津是先進制造研發的基地,主要集中在工業,到了河北主要是商貿物流基地,盡管它的定位也有很多內容但僅就天津來說,先進制造研發這里國際航運也好國際創新也好都是圍繞制造業發展,三地的定位就開始清晰了,未來我們的發展和定位分不開,就因為這個定位京津冀的協同發展規劃綱要就構建了一個京津冀的空間布局結構。

將來我們可以上網查也可以看很多正式的文件,我用圖給大家表示就一目了然,大家看在這個區域中部分省、市有個核,指的是從北京到天津的一片平原區,這個平原區既北京到天津還包括廊坊和保定,它不是按行政區劃,這是一個核心,它用雙城就是北京和天津兩個城。它有三條發展軸,一條發展軸是從北京經過天津的北部到唐山—秦皇島,我們通常稱之為是北線的發展;另一條是中線,從北京也經過人家河北的廊坊一直到天津的濱海新區,還有一條我們稱為南線,從北京到保定到石家莊一線它是按照三個軸發展,這是規劃全定位、未來發展,產業也在聚集,遵循著這個發展軸鐵路布局就確定了,既然是這三軸發展到2020年的鐵路布局就按這個布局,大家看沿著上一個軸就是北京到唐山鐵路開工了,中線的發展軸,這就是北京到天津的,特別是天津到濱海新區這條路啟動了。往南線走的進一步拓寬和打通北京到保定到石家莊這條路,這都是第一輪開始投資進入鐵路,圍繞著一個核心區和雙城北京市內就兩條鐵路也開始啟動,大家看這是從老機場到新機場,完全是按照三個軸布局,鐵道按中央規劃去部署,這是交通布局。

按照三個軸發展基礎設施先行就圍繞這個走,高速公路也是這么走的,然后還有四個區,四個區的劃分是北部包括張家口、承德、秦皇島一片,注意這是個籠統的,也包括北京北部的山區、天津的薊縣都在這,這個區是個綠色的生態涵養區。目前情況看在這個區域的小水泥廠、小化工廠、小玻璃廠統統關閉,以后也不能發展和投資了。

另一個發展區是沿海的發展區,從唐山的港口,一直到天津的濱海新區一直到滄州的沿海區域,這條區域成為了渤海發展區,因為這一區是臨海都有港口,冶金、化工、中性裝備等制造業,還有第三個區是南部拓展區主要是帶動河北的發展往南走,這個目前進來的不是特別快,還有一個中部的核心區也就是京津冀協同發展,我們前面講的中原地帶,現在實現非首都功能梳解的,這個布局已經清晰了。

目前天津市、河北省、北京市也好所有的規劃跟著這個規劃重新調,這是第一個特點,第二是個跨區規劃,這個規劃可不是天津也不是北京的,它大致在這個片區里是一個規劃。北京的通州在北京的東部,通州規劃的時候就帶著河北三個縣,一個規劃圖上。它要打破三地的界限,以上是這個空間布局和定位發生了變化。

再一個問題非首都功能的怎么疏解?目前非首都功能疏解這是個強制性的,它包括一般性的制造業還包括物流基地、專業市場也包括教育培訓機構,一直包括行政服務中心,它有時間表,其中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大部分疏解到河北區域周邊,天津也有些。

第三個部分是天津和河北之間的競爭,比如說教育和醫療機構,有很多到天津、河北,那么還有一個是涉及到企業的總部和行政的機構北京也要往外疏解,它不是從中心城區移到通州嗎?那天津又和這個對接,天津在濱海新區的于家堡、響螺灣將來能吸引總部嗎?或者總部的分支機構嗎?去年北京疏解功能的舉措都已經推出了,舉措有三種類型,第一個叫不登記,到北京在注冊一個機構根本就不給你登記,進不來,相應的戶口也是如此。第二是用咱們的話說是一定要把你擠出去,擠出去有兩種手段,一種手段是行政手段,政府都如此整個政府遷走我逼著你也遷走,還有一個是經濟手段,在這個區塊中我的電價、水價、房租、稅費一塊長,我讓你不堪重負,這個進程很快,因為它的核心區在這,現在的北京最大的難處是業走人不走。這個工廠也簽了,這個機構也滅掉了,然后這個專業市場清理了,人沒走完,它的難處在這,這是北京要破解的問題了。

根據這個規劃它要求在2020年人口控制在2300萬,2014年的時候2150萬一共有150萬的指標,它在五年里分解就一年25萬的人,而且這是死任務,正因為這個我們在這有很多的大學的,北京大學招生指標嚴格限制,清華大學是名牌吧、北京大學名牌吧,它就招了4500學生,今年的生源很好,我們又回來了很多名師,我的教育資源也重組從4000增到4100個,沒有指標,不給。你可以調結構,你可以不招本科了,你可以招博士,但是人頭不能多變,因為你在核心區海淀區,你要擴招也可以,你建個分校你上廊坊、天津建分校,你往外市調我也批。

與此同時,北京中心城區人口下降15%,因此中心城市專門有去管這個的,一定要把人口壓住,這就是北京在中心城區里一般大學和研究機構限期搬離的重要原因。醫科大學就上萬人無論如何得走,走不一定要到北京、天津它可以到北京郊區。在疏解過程北京版圖上,最南面已經開建了北京新機場,這個新機場建成以后它的科研存儲量超過亞特蘭大,那就算世界的巨無霸了,現在的機場可不是光客運相應的是物流,臨空就一定會有一個產業區,它會占地部分就占到了河北。為此,北京留下的工業會往南遷移,它就帶著河北了,而它的行政副中心往東面,而往東面是和天津貼的近,這是北京在疏解的過程中發生的變化。

那北京功能的疏解會對天津帶來什么影響呢?眼下已經發生的,北京工業也包括新機場是從中心城區往南移在大興一線緊靠著涿州、河北等地,但它的行政副中心往通州走的,往天津的方向走的,因為對這一帶的帶動力就增強了,這個比天津的薊縣、寶坻、武清一線也就是天津的西部一線帶來了更多商機,它比較近再加上交通的便捷。

大家看,這是2015年北京對天津的投資,大頭還是濱海新區,濱海新區地域也大,排在第二位,寶坻都在西面,由此就帶來一個新的格局。天津在近十年的發展中是東重西輕,東重是濱海新區重它的GDP總量最高占到天津的59%,現在降到56%,西面的發展經濟體量也小,今天的東重西輕在今天就可能就發生變化了東開西晉了,東部是開發區了這么多自貿區都在這,進一步加快它的開放步伐,而西部面臨著京津冀協同發展,西面的增速就會往上走。大家看到今年年底我們預測天津16個區,老大還是濱海新區,老二可能就是武清了,西線就開始起來了,這是天津的經濟版圖將會發生變化,尤其天津、北京。

與此同時天津的產業結構也會發生變化,天津以前主要是大項目,將來會向著大的生產網絡轉變,我們看一個圖,這是這幾個化工產業,一個產業鏈,航空產業在七八年前是個零,今天發展已經成為了規模上在中國大陸排第四位的航空產業基地了。航空產業是個產業鏈條,航空產業剛起步的時候,飛機在這組裝,隨著組裝我們就有了飛機的零部件的銷售和簡單的部件制造,在進一步延伸,我們關于飛機研發設計機構開始進入了,發動機零部件的生產已經有四個廠家了,它的產業鏈后端一直到航空租賃、航空培訓、航材供應這個產業鏈也出來了,其中這個產業鏈中間航空租賃90%就在天津濱海新區成交,這個產業鏈條在延伸一個產業網絡開始形成。今天的航空產業從空殼320到直升機、無人機、航天器、微型制造一直到和航空相關的服務業這么一個體系開始產生,剛建雛形產業機構正在變形。這又是一個問題,進一步我們天津空間布局會發生變化,產業布局也會發生變化,我們看產業結構了,因為不能做一個長篇的演講,天津現在工業的規模在整個中國大陸是老大,上海比不了,重慶比不了,工業總產值是最大的,但它的結構不行,你是高端的產業、還是未來有發展產業,還是即將淘汰的產業它有這個結果,它要引領性的產業和引領性的企業。

這是今年1-9月份,固定資產投資天津11600,1-9月份投資北京和上海固定資產投資加一起還超不過天津,這不就是高投資嗎?依然保持這個態勢。我們結構不優,你看整體結構中,人家北京第三產業的比重已經到81%了,上海70%,廣州60%,天津53%,光有產業規模不行,結構不行第三產業比重一樣。我們再單獨挑出來,既然第三產業比重低,那我們在往下看這都是第三產業中間的商貿,按商貿兩說按GDP的比重天津商貿14%比北京還高點和上海也接近,總體上不差上下,還是個商貿城市,歷史上也如此,但是這都是傳統商貿,一旦到了現代商貿的時候,我們和人家差距多大,其中拿出一個例子網絡連鎖零售,電子商務、電子商務的采購這個比重和其它省市差大了,都不是一個量級,代表著未來發展方向更有潛力的這就是這幾年的發展,因此調整和優化結構在各行各業這里包括制造業內部也包括制造業和服務業,還包括服務業內部的這個結構的天津任務重了。

那我們在說制造業,北京的制造業比重已經很低很低了,將來還進一步下降,北京將來連食品加工,燕山石化、東方石化都會遷移走,但人家制造業雖然少,人家兩大支柱,一個叫北京汽車,這是屬于裝備制造業現在做的很大,一個是以聯想為代表的電子終端產品,電子和汽車兩大品牌,雖然它不是世界最大的。天津是說你的化工,還是汽車,還是冶金,還是電子,還是氫能源還是器材,我們自己也說不清楚,我們根本沒有標識性的東西,這個問題就突出。

天津下一輪發展就要設計到這么對接和一帶一路,這等于是一個戰略機遇,一帶一路它本身的問題也很多,但是我們的步伐又在后面。我下面說一個故事,早在6年前跟我們有可比性的一個直轄市叫重慶,重慶開啟了“渝新歐”國際鐵路,它經過新疆的阿拉山口然后走哈薩克斯坦,俄羅斯、白俄羅斯、波蘭一直到德國。搭上了一帶一路它是西部一個城市搭上了這個快車,它要帶動自身產業的發展,我們臺商的電子企業也包括日子企業都開始往這集聚,拉動了重慶的快速成長,重慶這個城市和天津有可比性,而且現在天津就盯著重慶而重慶這個步伐這步快車已經搭上了。

重慶的筆記本電腦和自足品牌的汽車成長很快,國家領導人習近平說,“重慶是目前全球最大的電子信息產業集群,然后還是中國最大的汽車產業集群。”北京與重慶有點接近,電子和企業都是最大的,天津拿出任何一個都不敢說在中國是最大的,我原來不懂汽車我在北京開會問專家,專家告訴我中國的汽車裝備制造業基本都往重慶去了,它是在中國規模最大的,將來很有發展潛力。

重慶的發展帶來經濟增長,從2010年到2015年固定資產投資每年固定增加2千億,因此重慶和天津有可比性,重慶在全國的經濟增長一直領跑,盡管它也是個后發城市,但是它地域大帶了很多農村,因為它開啟了鐵路,鐵路不是通的一搬車,這里涉及報關、結算,電訊信號的一體化,進而帶動的是人流和物流,它走在前列。

現在往西部行的“一帶一路”的最多就是重慶占中國整個版面的45%,這條通路打通了。我們天津對接一帶一路還沒有整合資源,你不整合資源它不是說天上掉個餡餅的。我們比重慶晚6年,在上個星期我們才開通了天津到白俄羅斯明斯克的貨運列車,我們到白俄羅斯這一站是重慶已經開啟經過的一站,我們遠遠落在后面。

天津的自貿區也包括東疆港,包括國際航運中心,將來怎么對接一帶一路,重慶不僅在這個方面搭在前列,隨著一帶一路工會組織之間,政黨組織之間交往就開始增加,政黨里面其中共產黨不論是左翼、中翼、右翼執政的還是垮臺的,還是在一個國家很小的,還有意識形態和變化很大的也是聯絡一個通道。

今年10月份中共中央確定第一次和世界政黨組織通話,這個會話在重慶召開,這是來自各個國家的政黨政要380多家,很多十幾年也沒有聯系的都來了,而這個會議中央確定在重慶開。重慶除了這個背景還有另一個背景,在70年前中國共產黨和中國國民黨在這簽的合同,所以去的時候要參觀這個,解說員要特別給你講1946年,70年前的時候毛澤東和蔣介石是怎么在這談判的。

大家可以看到重慶的崛起絕不是經濟的增長而是帶動了諸多領域,它們搭上了一帶一路的列車。

京津冀的協同發展未來的會很多,我們最后說一個專門的題目也關于京津冀三地的規劃,就是行政區劃是體制的一部分。河北從明清開始一直衍化到今天,58年的時候天津還是河北省,到73年的時候我們的薊縣、寶坻、武清、寧河都劃到天津了,這里特別注意發展到今天河北這還有三個縣,它夾在北京和天津之間,這三個縣我們往北、往東、往西都不在它省里邊,它夾在這,它很窮。

北京1949年毛澤東帶隊進北京的時候,北京的地盤很小,經過這五六十年的變遷,五、六年的時間把昌平通縣劃為北京,1957年時又把河北的順義縣劃到北京,1958年又弄把河北一片區域劃成北京,北京的地盤在擴大,它內部也在調整,前幾年北京分別劃分核心區并合并。去年時,北京唯一兩個縣改成區,這時北京一共有16個區鄰著北京東面和天津之間夾著河北的一小塊地方,這個沒劃進來。

天津從50年代開始也是這樣,1973年的時候薊縣、寶坻、武清、靜海也劃進天津了,所以濱海新區的開發開放優化著城市的功能,我們把漢沽、大港、塘沽三個區并成一個區,又隨著天津的發展,寧河、靜海都撤掉變成區了,把名字都改了,變成薊州了,無論是北京、天津、京津冀區劃一直在變化,這是一段歷史。

接著往下看,這是我們老祖宗當年有京師,今天我們恢復了薊縣這不是當時有薊州、河北這有涿州、霸州等等,歷史上就是一個很大的地盤,后來根據時代的變遷不斷的擴大,現在河北有這么多困縣,怎么滅掉貧困縣呢?我們用傳統的思路去支援它,給它錢,解決不了,那還不是老路子嗎?你要在五年真正意義上滅掉貧困縣很難做到,這時候一個戰略性的思路就提出來了,要想歷史的演變特別是經濟的一體化和京津冀的協同發展就把鄰北京和天津的貧困縣易捷劃分出去不就完了嗎,現在貧困縣相當多的地方在北京,這個地方恰恰是北京的水源地和生態涵養地,由于很窮它就有這么點人才,它就能辦水泥廠,玻璃廠有點財政收入,現在叫你滅掉,它就滅掉了,滅掉以后天津和北京就不在喝工業污染水了,但是我得生存,我養魚,我叫你喝魚湯子水,如果這個地方連養魚也不允許,最后變成這個生態涵養地,這個問題不就解決了,怎么能解決這個呢?這些把它劃給你,不就完了。你在你的規劃里這個問題就提出了也包括隨著首都副中心遷到東邊,河北三個縣把這三個縣直接發給北京或者天津就能實現一體化了,這個問題就提出了。

天津無論是京津高鐵、城際高鐵還是京津高速,都恰恰因為我們武清有一個口和北京連接,不走河北,如果是一體化可以選通達的,也最便捷的。由此就給我們提出一個重要問題,隨著經京津冀的協同發展不僅你的城市布局會變化,你的產業結構會變化,你的功能定位會變化,你的行政區劃也一定會發生變化,當然這不是一個學者隨便說說,正因為這個原因這個地區戰略事實將在這個地區個大戰略一定會有很多大變數,而這個大變數對企業來說可能就是商機,對研究工作者來說這就是研究的命題。

歐洲那些國家在歷史上打過仗,可是為了實現經濟的一體化和共同利益我可以部分的放棄我的國家主權,比如完稅國家主權,貨幣發行那是絕對的國家主權,為了一體化我們也放棄,三個省市就是兄弟哥們,為了實現一體化有什么不能放棄的?從這個意義上講我們前面對它的最新進展做了一個梳理,這個對我們無論記者、研究工作者還是企業來說,未來的題目多了,這是中國的戰略實施過程中進展最快的一個領域,它給我們提供了很多的機遇,展示了未來很多新的前景,我一定遇到的問題也很多,圍繞這個問題,我們很多學者也參加討論,今天完成三本書關于京津冀協同發展,這個書上去以后,國務院總理就做了批示。

今年6月份張高麗做了批示,京津冀及規劃辦公室在做這個研究。企業家也包括臺商都走在市場的前沿,我們研究工作者也走在京津冀發展的前沿,無論是理論命題還是現實命題都是我們關注的。而京津冀地區的引爆以及推進將來會對長三角、東北以及其它地區的發展提供樣本和示范。

以上就是我的演講,與各位同仁和企業家共同來探討,謝謝大家。 

南開經濟調查 | 知中國服務中國
聯系我們或尋求合作,可發送郵件至 info#nkear.com(發送時請將#改為@)
啪嗒啪嗒高清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