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靜:以雄安新區為契機 增強京津冀文化協同
2018-01-04 

 【提要】基于京津冀三地地域一體、文化一脈的屬性特征,強調增強三地文化認同感對于三地協同發展的重大意義。提出以建設雄安新區為契機,打造三地經濟發展示范區和文化協同發展的典范,以增強三地文化認同感,密切三地在經濟社會發展上的聯系對接。最后,指出,要建設京津冀博物館、集中展示燕趙歷史文化,把雄安道路命名為體現三地的共同記憶的名字,在雄安成立燕趙文化研究中心,發掘燕趙文化中的精華和正能量,通過資源共享促進文化認同,加強三地間人員交流,增強產業合作等促進三地文化協同的對策建議。

一、京津冀文化認同的現狀與意義

京津冀三地,自古以來都屬于同一行政區,地域一體、文化一脈,是地域文化意義上的燕趙或者幽冀的共同組成部分。然而行政拆分幾十年來,由于三地政治地位不同,經濟發展和社會發展差距加大,加之京津實力強大,強調自身文化特色而忽視燕趙文化背景,一定程度上造成三地文化認同感倒退。

在文化認同感上,合則俱利,分則皆失。對于三地文化協同而言,缺了京津,河北燕趙文化就沒了核心,可謂有根而枝葉不繁;少了河北,京津兩地文化則似丟了源頭,沒了根系。實際上,北京、天津、河北三地作為獨立的省級行政區,各自在當前的地域文化版圖上分量很輕,沒有特色,文化標識模糊,形同散沙,這與三地過分強調自身文化特色而忽視共同燕趙文化背景不無關系。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鄰近的同屬環渤海經濟區的齊魯文化區,盡管該區有東西海陸之分,方言、經濟迥異,文化差異性遠大于京津冀,然而對外則統一以齊魯文化自稱,文化認同感頗高,山東省文化影響力也在全國名列前茅,內部經濟合作也因此受益。類似還有同屬環渤海經濟區的東北,雖然區域龐大,但其內部各省文化認同感也很高,內部的合作機制比較完善。

與經濟相比,文化滲透性更強,其影響無孔不入,對京津冀三地而言文化認同是一種軟環境,不僅影響到三地彼此的心理親近感,而且事關三地經濟社會協同化發展。文化認同上彼此隔膜的表現,表面上看是燕趙文化因為行政分離缺乏合力而日趨沒落,實質上則阻礙了經濟社會的協同化一體化發展。因為彼此缺乏文化認同的群體之間勢必缺乏信任,在協調協作上的成本會明顯高于相互認同的群體,形成隱形的“門檻”,不利于一系列合作機制與合作平臺的建立,勢必會阻礙資源、人員的跨區域流動和共享。而在這方面的正面例子可以蘇滬浙為例,三地在經濟社會發展中并非單打獨斗,爭搶資源,而是齊頭并進,形成了有無相通、互贏互利的發展態勢,究其根本,這與三地對彼此的吳越文化背景高度認同緊密相關。值得注意的是,隨著人口代際更迭,新生代的京津冀人對三地共同的文化源流認識更加模糊,文化認同愈發弱化。

二、以雄安新區為契機打造三地文化協同典范

因此,在京津冀協同發展頂層設計大背景下,應以建設雄安新區這個千載難逢的機遇為契機,把雄安新區打造成為三地經濟發展示范區和文化協同發展的典范,以增強三地文化認同感,消除文化認同上的障礙,進而密切三地在經濟社會發展上的聯系對接。以雄安新區建設為契機的理由有三個。第一,雄安新區的任務決定。雄安新區建設是推進京津冀協同發展的重要抓手,促進文化協同當屬應有之義;第二,雄安新區的位置決定。雄安新區地處冀中平原腹地,古為燕南趙北之交匯點及宋遼邊界,而且與京津石之間距離均等,同時隸屬于曾作為河北省省會兩百年之久長期居于河北政治文化中心地位的保定古城,具有文化協同的區位優勢。第三,雄安新區的歷史決定。宋遼古地道、雁翎隊乃至荷花淀派等文化符號都是產生于在這片熱土,為三地耳熟能詳,是燕趙地區的共同記憶,同時也能作為燕趙歷史文化形象的典型代表;因此,雄安新區應承擔起整合燕趙文化,打造文化認同的重任。

三、增進京津冀文化認同的建議

1、建設京津冀博物館,集中展示燕趙歷史文化。目前三地各自的博物館以行政區域為邊界,主要介紹的是本轄區的歷史文化內涵及事件,對另外兩地介紹甚少,刻意忽略淡化發生在本轄區外而同屬于燕趙地區的歷史事件等。這顯示了站在狹隘的一畝三分地立場對區域歷史文化有機整體不尊重的態度,是對區域歷史文化的割裂回避而非保護與延續。對參觀者而言,所了解到的是片面的燕趙文化而非全部,不僅不利于文化認同的形成,而且會形成模糊的乃至錯誤的歷史文化觀念。而新建設京津冀博物館則跳出這種一畝三分地思維,淡化現有行政界線,有利于將三地的歷史事件、物產名人等文化符號統統涵蓋其中。

2、新區道路命名應體現京津冀三地的共同記憶。道路命名體現一個區域的歷史文化特色及共同特征,雄安新區的街道應該展示燕趙文化的符號性地名、名人、歷史典故等,強調三地古來一體的共性,比如順天府路、天津衛路、保定府路等,因為順天府和天津衛、保定府都屬于直隸省;不應籠統使用河北路、天津路、北京路這種命名模式。或者以燕趙歷史上的名人來命名道路,來拉近彼此的心理距離,形成心理共通。

3、在雄安成立燕趙文化研究中心,發掘燕趙文化中的精華和正能量。自古燕趙地區名人輩出、歷史文化資源極為豐富,從趙國的胡服騎射、幽燕的筑臺招賢,到近代的大沽口戰役、五四運動,燕趙先人在一次次風起云涌的歷史大潮中并肩戰斗與開發建設,形成了緊密的經濟政治文化聯系,沉淀出特色鮮明的地域文化。也進而形成了燕趙文化自豪感和認同感。然而燕趙文化作為一種特色鮮明的地域文化,在三地行政分離之后日趨沒落。應以雄安新區建設為契機,整合三地的相關研究力量,搭建研究平臺,研究京津冀區域的歷史文化內涵,探索燕趙文化源流,汲取精神力量,推動三地文化認同。

4、以雄安新區建設為契機,通過資源共享促進文化認同。因為文化上的認同與資源共享程度正相關。2014年開通的京津冀貨物快運班列以及2015年京津冀三地手機漫游費取消是一個良好的開局,今后還應該統一一部分公共服務,比如高速收費站。京津冀三地之間的收費站很多,造成三地人員往來不方便的同時也造成心理上的隔閡,不利于文化共同感的形成,建議取消這些收費站,形成統一的高速路網管理格局。同時在旅游資源共享方面還應該加強建設旅游合作平臺,對三地往來旅游提供方便、優惠,促進相互了解。

5、加強三地間人員交流。文化認同的前提是人員往來交流,因為交流增進了解、加深友誼,促進共識。應以雄安新區為契機加強三地人員的往來交流,由三方共同派駐人員建設,加強異地任職交流。

6、增強產業合作。三地文化認同感低的一個根本原因是三地間產業梯度大,缺乏合作基礎。目前在經濟結構上北京以高端服務業和研發設計為主,天津以高端制造為主,而河北重工業發達、先進制造業落后,與京津產業梯度拉大,這就造成河北很難承接由京津轉移出來的高端制造業,很多北京中關村的研發成果往往是去長三角投產而非距離最近的河北。雄安新區要打造創新驅動示范區必然會與京津在高科技產業上緊密對接,因此,三地應就產業合作做好規劃,畢竟產業對接能最有效地促進人員、物資、信息、技術、資金的頻繁流動,這也是確保三地文化認同的根本之策和長效之計。

(秦  靜:南開大學濱海開發研究院 博士后)

南開經濟調查 | 知中國服務中國
聯系我們或尋求合作,可發送郵件至 info#nkear.com(發送時請將#改為@)
啪嗒啪嗒高清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