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津協同共同構建人工智能科技產業創新循環
2020-06-21 

劉 剛
南開大學經濟研究所所長
中國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戰略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
2020年6月21日

  隨著關鍵技術的成熟,人工智能開始步入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發展的新階段。作為新一代人工智能的策源地,京津是我國人工智能科技產業的前沿地帶。兩地各自擁有明顯的優勢,為協同創新共同推動人工智能與實體經濟的深度融合發展,率先構建人工智能科技產業創新循環系統,創造了條件。

  一、切實把握人工智能科技產業發展的基本特征

  繼2017年7月8日國家發布《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之后,2019年3月19日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七次會議上,審議通過了《關于促進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的指導意見》。會議提出,“促進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要把握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的特點,堅持以市場需求為導向,以產業應用為目標,深化改革創新,優化制度環境,激發企業創新活力和內生動力,結合不同行業、不同區域特點,探索創新成果應用轉化的路徑和方法,構建數據驅動、人機協同、跨界融合、共創分享的智能經濟形態。”

  人工智能屬于典型的通用技術(General Purpose Technologies),只有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賦能和改造傳統產業,才能推動經濟轉型升級和高質量發展,帶來社會生產力的大幅度提升。人工智能在產業化過程中,將形成兩個產業部門:核心產業部門和融合產業部門。核心產業部門是指為人工智能科技產業的發展提供基礎硬件、軟件和網絡基礎設施服務的產業部門。而融合產業部門則是指人工智能與實體經濟融合過程中創造的產業部門,例如,智能制造、新零售、新媒體和數字內容。

  隨著核心產業部門的發展和關鍵技術的成熟,人工智能科技產業正在進入以融合產業部門發展為主導的新階段。充分把握人工智能科技發展的特點,扎實推進人工智能與實體經濟的深度融合,積極探索科技創新成果轉化的有效路徑,推動產業智能化進程,實現中國經濟的轉型升級,是發展人工智能科技產業發展的方向和根本途徑。

  從未來發展看,核心產業部門與融合產業部門之間形成創新循環,對人工智能科技產業發展而言,意義重大。作為通用技術,人工智能核心產業部門需要持續的高強度研發投入。如果無法在基礎研究、應用開發和規模生產之間形成良性循環,將難以支撐在基礎研究和應用開發領域的高研發投入,核心產業部門企業將面臨高風險局面。同時,新興技術如果不能轉化為現實生產力,同樣難以實現經濟的轉型升級,錯失第四次工業革命帶來的發展機遇。

  二、京津在人工智能科技產業發展上存在優勢互補

  京津是新一代人工智能科技產業的策源地。在發展人工智能科技產業上,兩地擁有各自的優勢。其中,北京的優勢集中表現在人工智能核心技術的研發和核心產業部門的發展。而天津的優勢則在于為人工智能核心技術提供應用場景,是人工智能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發展的主戰場。如何通過優勢互補,共同構建人工智能科技產業創新循環,是新的發展階段京津協同發展的重點領域。

  在中國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戰略研究院發布的《中國新一代人工智能科技產業發展2020》和《中國新一代人工智能科技產業區域競爭力評價指數 2020》兩個報告中,對京津兩地在人工智能科技產業發展中的優勢進行了分析比較。

  從2020年京津、江浙滬、珠三角和川渝四大都市圈人工智能科技產業區域競爭力評價指數評分和排名看,京津地區以91.4,排名第一,江浙滬以77.0排名第二,珠三角和川渝地區則以45.4和18.5排名第四和第四。從企業能力、學術生態、資本環境、國際開放度、鏈接能力和政府響應能力評分看,京津在企業能力、資本環境、國際開放度和鏈接能力四項指標評分中均排名第一,學術生態僅次于江浙滬,排名第二。

  從人工智能企業的數量看,京津、江浙滬和珠三角占比分別為44.04%、28.86%和16.94%。依托國家科技創新中心和互聯網發展的優勢,京津在人工智能科技產業的發展上走在了全國的前列。

  在各省市自治區中,人工智能企業主要分布在北京市、廣東省、上海市、浙江省、江蘇省、四川省、湖北省、天津市、福建省和山東省。其中,北京市占比最高,為42.53%;其次是廣東省,占比為16.94%,主要分布在深圳市和廣州市;排名第三的是上海市,占比為15.31%;排名第四的是浙江省,占比為8.16%,主要集中在杭州市。

  在國內主要城市中,人工智能企業分布密集的城市是北京市、上海市、深圳市和杭州市,占比分別為42.53%、15.31%、12.05%和7.15%,是中國人工智能科技產業發展的前沿城市。西部地區的成都市和中部地區的武漢市同樣是人工智能企業數排名靠前的城市。

  除了企業數量和創新能力優勢,在學術生態上京津同樣具有明顯優勢。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共檢測到大陸境內109所AI大學。從地域分布看,109所AI大學分布在全國23個省級行政區,北京市、江蘇省、上海市、廣東省、浙江省是中國AI大學分布最集中的省市。其中北京市15所,占比13.8%,排名第一。江蘇省13所,占比11.9%,排名第二。上海市、廣東省、浙江省分別為9所,占比均為8.3%。

  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共發現103家人工智能領域的非大學科研機構。其中56家分布在北京,占比為54.37%,位列第一;排名第二的上海,9家,占比為8.74%,排名第三的廣東,6家,占比為5.83%。浙江、山東、江蘇分別有4家,占比同為3.88%。北京、上海是我國的兩個科教中心,自身擁有強大的科技創新資源。廣東、江蘇、山東、浙江等代表著我國的經濟發展前沿地區,更加強調非大學研究機構與產業發展的融合。

  三、通過協同創新率先建立人工智能科技產業創新循環

  為了貫徹和落實國家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天津市要利用好獲批我國“國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創新發展試驗區”的機遇,以應用場景開放為抓手,加快推進京津協同,選擇若干具有發展潛力的重點領域(智能制造、智能機器人、智能港口、智能物流和新零售),加速推動人工智能與實體經濟的深度融合,構建京津人工智能科技產業創新循環。

  在人工智能科技產業發展中,北京的優勢集中表現為科技研發,只有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才能最終形成完整的創新循環系統。而天津的優勢在于具有豐富的應用場景,尤其是在制造業和港口物流產業的轉型升級中蘊藏著巨大的智能化需求,為北京的科技創新成果提供轉化空間。通過京津協同,率先形成京津人工智能科技產業創新循環,進而輻射帶動周邊地區的經濟轉型升級,為高質量發展貢獻力量。

  作為通用技術,人工智能與實體經濟的深度融合不僅僅是簡單技術轉移,而是包括一系列互補性創新和專用性技術體系的形成和發展過程。從天津的角度看,與北京協同推動人工智能與實體經濟的深度融合,不能把關注點放在簡單的招商引資,而應當放在構建創新網絡和創新創業環境上。同時,高度重視在推動人工智能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過程中的組織和制度創新,發展為促進新經濟發展的制度創新高地,為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做貢獻。

南開經濟調查 | 知中國服務中國
聯系我們或尋求合作,可發送郵件至 info#nkear.com(發送時請將#改為@)
啪嗒啪嗒高清视频在线观看